<p id="5rt5f"></p>

<form id="5rt5f"><th id="5rt5f"><th id="5rt5f"></th></th></form>

<address id="5rt5f"><nobr id="5rt5f"><menuitem id="5rt5f"></menuitem></nobr></address>
    <em id="5rt5f"></em>

        <form id="5rt5f"></form>

        你的位置: 桑德阅读网 > 资讯 > 裴之欢沈冰兰全文免费 裴之欢沈冰兰在线阅读

        裴之欢沈冰兰全文免费 裴之欢沈冰兰在线阅读

        2023-02-25 12:04:32   编辑:涵双
        • 重生辉煌 重生辉煌

          小裴大人?我睁开了眼睛。抬头望去,一个一身玄衣,相貌俊美,眉眼清冽,左眼下有颗泪痣的男子就站在我的身前。阳光在他的碧玉抹额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辉,瞬间一切美丽之物都在他面前黯然失色。...

          沈冰兰 状态:连载中 类型:资讯
          小说详情

        《重生辉煌》 小说介绍

        裴之欢沈冰兰是著名作者沈冰兰小说里面的主人公,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,这本小说也是沈冰兰的代表做。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!小裴大人?我睁开了眼睛。抬头望去,一个一身玄衣,相貌俊美,眉眼清冽,左眼下有颗泪痣的男子就站在我的身前。阳光在他的碧玉抹额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辉,瞬间一切美丽之物都在他面前黯然失色。...

        《重生辉煌》 重生辉煌第3章 免费试读

        路过丞相府的时候,我特意拉开车帘,正对裴冰兰那张因嫉妒而变形的脸。

        她虽是跪着的,却抬头看着我,眼睛里全是嫉妒。

        我坐在车里都能听到她的心声:「为什么不是我,我再忍一忍这些就全是我的啊!」

        我对她嫣然一笑,她的脸色更难看了。

        接下来就如同前世,我被封为最尊贵的嫡公主,入住朝华殿。

        国之千金,金枝玉叶。

        区区相府千金,有什么值得我争的?

        不过裴冰兰给我的,我也得还给她才行。

        我们入宫后不久,裴冰兰也请求入宫觐见了。

        她穿得朴素简单,一身素衣,就像当初在乞丐窝那里一样。

        父皇本来不想见,但我说不妨一见,我都知道她要跟你们说什么。

        我掰着手指头数。

        第一,她肯定要说昔日亲情温暖,自己当时身在福中不知福。

        第二,她肯定要说丞相府没人情味,别人瞧不起她,她嫉妒我得到了爹娘的宠爱。

        第三,她愿意尽孝,入宫常伴爹娘。

        说完我就闪到屏风后面去了,这时裴冰兰眼圈红着就进来了。

        裴冰兰进来就哭倒在地:「爹爹!娘亲!女儿来请罪了。」

        父皇和母后互相复杂地对视一眼。

        然后裴冰兰就开始倒豆子般诉说自己的苦楚,和我刚才说的一模一样,别无二致。

        「……女儿在相府那种冷冰冰的地方实在待不下去了,养育之恩大过天,愿常入宫陪伴爹娘身侧,以尽孝心。」

        前世我和爹娘关系处得不好,裴冰兰也没有机会砸摊子,于是她入宫哭了这一番后爹娘于心不忍,居然给她一个公主之位,允许她时常入宫陪伴。

        我闻讯赶来的时候他们「一家三口」正在其乐融融地吃饭,我就像个外人一样站着,于是我又大闹了一番。

        但这一世。

        我爹咳嗽了一声,我娘款款道:「兰儿委屈了,可俗话说儿不嫌母丑,狗不嫌家贫。丞相府再不好也是你的家。有之欢在我们身前尽孝心就够了,你还是多回去陪陪丞相吧。」

        裴冰兰一脸惊愕,怎么和想象的不一样?

        然后我娘饭都没留她,直接让她出宫了。

        我爹起身把屏风翻看:「别猫着了,欢欢晚上想吃什么,让御膳房给你做!」

        「好咧。」

        内务府给我送了一个新侍女,名为「小春」。

        小春,我想着这个名字,这可真是让我记忆深刻入骨的人。

        曾经,小春是我最喜欢的婢女,因为她在我最孤立无援的时候,为我引荐了许多面首。

        那些貌美的面首抚慰了我孤寂的宫里生活,也让我彻底名声败坏。

        因为她是被裴冰兰收买的人啊。

        如今,小春盈盈一拜:「以后就由奴婢来服侍公主。」

        内务府总管问我是否满意,我挥挥手,还是将她留在了身边。

        虽然是个定时炸弹,也可能是个好用的武器。

        小春正如前世那样,刚来不久就揣度了我的喜好,给我引荐了许多面首。

        她不知道,我前世收那么多面首是因为爹不疼娘不爱,情感寂寞罢了。

        如今的我完全不需要,但我还是将计就计收下了。

        我要一步步提前把裴冰兰摧毁我的计划拔掉,让她露出原形。

        很快,我收面首的消息就从宫中传了出去。

        但奇怪的是居然没人有反应。

        前世我收十个面首他们骂我荒淫无度不成体统,这次我收二十个居然没人过问?

        我试探了一下周围人的反应。

        我母后啜了一口茶:欢欢喜欢就好。

        我父皇皱了皱眉:面首倒是无所谓,但他们的姿色不一定能配得上伺候我女儿。

        我哥哥:不知欢欢喜欢什么样的,我在翰林院认识几个长得不错的学士,不如我再引荐几个?

        多少有点双标了。

        只有一个人有反应,那就是我的小叔叔裴黛。

        按照规矩,像我这样从民间被请回来的公主在宫内都要接受皇室礼仪培训。

        而前来培训我的,正是礼部老大,我的小叔叔——裴黛。

        裴黛来我这里不需要通报,因此他来我这里的时候,我正被一帮美男簇拥着,而浑然不觉。

        裴黛静静地看着我,直到我感受到周围的空气越来越冷,回头一看。

        哟嚯,我貌美的小叔叔站在那里,光芒几乎要把我所有的面首都比下去了。

        我正要扑向他:「小叔叔~」

        小叔叔伸手把我拎开了,他盯着那些妆容浮夸、搔首弄姿的面首,语气平淡:「这是你养的人?」

        我有些心虚道:「不,不是我养的。」

        我边辩解边挥手让他们赶紧走。

        其中有个面首认出了裴黛,不知死活地来了一句:「哟,小裴大人还管人家男欢女爱的事情?」

        空气骤然降了一度,裴黛不知怎么了,他倏然抽出侍卫的剑,我不过一个眨眼的工夫,剑尖便以迅雷之势点在那人的额头上,一下就渗出了鲜血。

        裴黛面无波澜,声音比冰窖还冷:「滚。」

        那面首几乎是爬着走的,二十个面首在十秒钟顿时跑得不剩一个人影。

        我拉着他的袖子:「小叔叔是否觉得我不知廉耻?」

        裴黛如墨玉般的眼眸深深地望着我,眼神复杂,不加一语。

        「臣改日再给公主教授礼仪,告辞。」

        裴黛走了,莫名其妙地生气走了。

        望着他的背影,有一瞬,我想起被遗忘的过往。

        前世,正因面首之事,我才与裴黛决裂。

        裴黛向来是向着我的,裴冰兰一直知道,这是她心里的一根刺。

        裴冰兰和自己安排的面首串通好,晚上给我下了产生幻觉的药,然后派小春去找裴黛,说公主那边出了事。

        等裴黛心急火燎地赶到时,我已经沉迷幻觉,看见裴黛还以为是我那貌美的面首,上来便亲亲抱抱。

        「公主,沈之欢!你?」

        「唔,美人,嘿嘿美人。」

        我认不出他,一把把他揽到自己怀里,不由分说地强吻下去。

        裴黛被我这一招弄得猝不及防,在他要被我拖到床上的时候,他猛击了一下我的后背,我瞬间昏迷不省人事。

        前世我宫里都是裴冰兰安插的人,这件事自然很快就被捅了出去。

        所有人大吃一惊,他们都知道裴黛是我曾经的小叔叔,有人甚至在朝堂控诉我与小叔叔有不正当关系,罔顾人伦,纷纷要求废了我公主之位。

        父王当场扇了我一巴掌,丞相默然不作声,但裴黛站了出来:

        「是臣觊觎公主美色,罔顾人伦的是臣,臣自愿卸职请罪,此事与公主无关。」

        裴相怒斥道:「跟你有什么关系?你不要乱给自己安帽子,你知道这事传出去……」

        裴黛垂眸,打断了裴相的话:「……臣恋慕公主,不是虚言。」

        朝堂震惊。

        裴黛被赐贬为庶人,在众目睽睽下脱去官服。

        而我在朝堂上跪着,不敢看他的眼睛,只敢看他的背影,并未敢说出真相。

        最后众人都走了,裴冰兰出现,笑着嘲讽我:「裴黛为你贬为庶人,而你可真是窝囊啊。」

        是啊,好窝囊。

        窝囊到自己做的蠢事需要别人来背锅。

        我反复琢磨着裴黛当年在朝堂上的话,我忽然很想问问他,到底是真情,还是假意?

        我被我自己的想法惊到了,我怎么能肖想自己的小叔叔,虽然我跟他没有血缘关系。

        如今重来一世,我怎么可能让这件事再次发生,我要先下手为强。

        当夜,我挑了一位最好看的面首共枕。

        在他正兴致勃勃地想好好伺候我的时候,我微笑着看着他,抽出一把匕首狠狠刺向自己的肩膀。

        面首惊了,我大声呼喊着:「来人啊,有刺客!」

        那个面首很快就被闯进来的侍卫抓了起来。

        我指着面首道:「他就是刺客!」

        面首大喊道:「我冤枉啊,是公主自己刺向自己的!」

        御军首领把他推翻在地:「说什么胡话,竟敢污蔑公主。」

        很快这件事闹到了父皇母后那里,因为素日我真的表现出很宠爱这些面首,所以没有人质疑我的话。

        他们很快就开始调查是谁给我进献了这些面首,很快小春就被带走了。

        我并非不知道宫里调查的手段,很快小春和那些面首都屈打成招。

        他们都是被裴府大小姐裴冰兰收买,安插在我身边的人。

        裴冰兰被带到父皇面前,父皇严肃道:「昔日我们将你当亲生女儿养,如今你有何话说?」

        「冤枉啊,爹爹,不……皇上,我虽安排了几个人,但也是为姐姐着想,怕她在宫里出什么事也好照应,绝没有害她之心!」

        哥哥闻言皱了下眉头:「你说这话,你自己信吗?」

        裴冰兰抬起头,水汪汪的眼睛尽是无辜:「哥哥,你信我,我真的没有。」

        沈攸闻言摇了摇头:「我昔日的妹妹冰兰,不是这样的。」

        从头到尾,我一句话都没有说,只是平静地看着。母后搂住了我的肩膀,温声道:「你想怎么处理?」

        所有人的眼睛都看着我,裴冰兰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,她很清楚地知道如今被我反将一军了。

        「儿臣以后都不想看见她了,至于怎么处理,她毕竟曾是父皇母后的女儿,父皇母后定夺吧。」

        我说完这句话后更惹来父皇母后的怜惜,因为我说的是他们的心里话。

        裴冰兰曾与他们朝夕相处十多年,也曾是掌上明珠的女儿。

        就算我和他们如今再亲近,昔日的情分也不是说割舍就能割舍的。

        最后,裴冰兰被放回了裴府中,永世不得入宫,皇帝下了诏书让裴相好好管理家事。

        我知道,裴冰兰不会好过的。

        裴冰兰被送回裴府后,听说裴相动用了家法,抽得裴冰兰下不了床。

        而裴黛听说我受伤之后心急如焚,给我连送几天药。我的面首都走了之后,他来我宫里也心情愉悦了些。

        「小叔叔,怎么感觉你最近心情很好?」

        「你的错觉而已。」

        我支撑着脑袋看他,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总是浮现在我脑海中。

        尤其是前世他在朝堂上的那一句「……臣恋慕公主,不是虚言」。

        想着想着我就走了神,脸色无可抑制地红了起来。

        裴黛敲了敲我的桌子,眉头微皱:「公主最近总是心不在焉。」

        「裴黛……」

        话一出口,我和裴黛都愣住了,我从来都没直呼过他的名字。

        裴黛面上波澜不惊,微微垂眸:「公主请说。」

        我支支吾吾道:「你,你也老大不小了,为何一直没娶亲?」

        编辑推荐

        热门小说

        91无码看片
        <p id="5rt5f"></p>

        <form id="5rt5f"><th id="5rt5f"><th id="5rt5f"></th></th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5rt5f"><nobr id="5rt5f"><menuitem id="5rt5f"></menuitem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<em id="5rt5f"></em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5rt5f"></form>